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月 > 文章归档 > 2014年七月
2014年07月30日 21:50

急诊科主任山楂水不离手

这是很久之前的一篇小稿子,面对很有意思的一位急诊科主任,没想到挖到这么多养生干货。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30日 21:38

对话协和曾小峰

对话协和曾小峰

编者按:曾小峰是谁?是北京协和医院最难挂号的大夫之一。在被邀约采访曾小峰后,记者心中一阵激动。面对曾小峰,他却是很平静,告诉记者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建一个中国人自己的红斑狼疮数据库,让病人第一时间得到正确诊治。

1998年,台湾作家蔡智恒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让很多人喜欢上“轻舞飞扬”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女孩,也让人们认识了“红斑狼疮”这个可怕的疾病。

的确,曾几何时,红斑狼疮被称为“不是癌症的癌症”,几乎是“死亡”的代名词。但如今,大部分红斑狼疮患者也能幸福快乐地生活了。这其中,我们不能不提到一个人,他就是北京协和医院风......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30日 21:27

慢性感染是中国癌症发病首因

有人说,癌症是身体里发生的一场失控的达尔文进化运动。旧细胞被新分裂的细胞所取代,癌细胞就是正常细胞在拷贝时,出了点儿小错误。癌细胞按照物竞天择的公理,优胜劣汰,自顾自发展自己的小团体,一直进化到没有制衡、没有天敌的地步。等到“大江南北一片红”,人就死翘翘了。

近年来,我们感觉身边总有人得癌症,癌症的发病率是否在攀升?探究原因,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乔友林告诉LIFE健康记者,除了遗传因素外,多是因为人口老龄化,70%以上的癌症发生在60岁以上的人群中;环境破坏,空气污染、河流污染,甚至家居装修也会形成致癌的因素;不健康生活方式,不良生活习惯可......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30日 21:25

吴孟超院士说,将一些手术交给机器人不可取

吴孟超院士的一生都在与肝癌作斗争,从1956年进入肝脏外科至今快60年了......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30日 21:24

医生自由执业,私立医院如何接棒

中国医生自由执业一直是个美好的愿景。

有人说,医生自由执业是世界医生管理体制的主流之一;有专家说,医生自由执业是中国医改的必经之路,未来的医院,姓公或姓私并不重要,平台的优劣决定医生流向,公立医院医生的大量离职,或会倒逼自由执业之潮的来临;还有媒体详尽分析,是什么绊住了医生的脚,中国医生为什么就不能自由执业?好,如果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医生自由执业真的就那么好吗,公立医院之外的平台是怎么想的?
   
       近日,我在与美中宜和医疗集团创始人胡澜谈及医生自由执业时,她感慨,与其无止境的探讨,作为私立医院,不如做一些更实际的,比如为医生......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30日 11:41

中医药法,请先做标准吧

中医药法,请先做标准吧

当你在几何学中学会了逻辑推理,你就会对“天有五行,人有五脏”的逻辑提出质疑;当你在物理学中学会了如何抽象事物的本质属性,你就会对“阴阳五行”的概念表示怀疑。

当你通过人体解剖认识人体后,你就会对通过“精、气、神”认识人体感到“落后”;当你看到现代医学用CT、核磁、PET-CT检查疾病后,你就会对运用“望、闻、问、切”诊断疾病感到“原始”。

可我们又不得不看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恬淡虚无”、“避之有时”、“形神修炼”等传统养......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8日 11:26

庄辉院士呼吁:别让乙肝规范化治疗走回头路

庄辉院士呼吁:别让乙肝规范化治疗走回头路

“我虽悲剧,愿我之后再无悲剧。”今天是世界肝炎日,这句话,一直回荡在我的耳边。坐在庄辉院士面前,谈及中国乙肝规范化治疗十年之路,感慨:这条路,走得很慢,很艰辛。

2006年,家在安徽砀山的刘俊杰被查出肝炎。当时由于没有电脑,没有网络,信息比较闭塞,怎么治全听镇上的医生说。医生告诉刘俊杰,这个病只要转氨酶不高就没事,一直吃保肝降酶的药就行。

同年,刘俊杰考上了合肥工业大学,从大一到大三,他一直没有定期检查病毒数量,一是因为不知道检查病毒数量的重要性,另外是因为经济原因,检查一次病毒数量180多元,而他一个月的生活费才500元。直到大四考研结束后,刘俊杰再次被查出肝功能不正......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1日 16:28

瑞金医院院长朱正纲的MDT思考

瑞金医院院长朱正纲的MDT思考

“MDT不是瑞金发明的,它是一种发展趋势,它最大程度上改善了患者的就医体验。”在与健康界谈及多学科联合门诊(以下简称“MDT”)时,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院长朱正纲强调最多的一个词是“公益”......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21日 16:17

我们该如何直面死亡?

我们该如何直面死亡?

每一次重大突发事件的发生,无不考验着国民的心理。

据财新网报道,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17客机从阿姆斯特丹出发,飞往吉隆坡,在万米高空中骤然从雷达上消失。当地时间7月17日,这架波音777飞机已经被证实坠毁在乌克兰靠近俄罗斯的边境。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已从马航方面确认,在已经查明国籍的乘客中,目前没有中国乘客乘坐MH17航班。

又是马航?今年3月8日,搭载着154名中国乘客的马航MH370飞机,至今仍下落不明。“马航”、“失联”、“坠毁”等字眼,再次刺激着社会公众的神经。

有网友感慨:“坠落瞬间的惊恐和挣扎,是我们这些坐在电视机前的看客难以体会的。人如蝼蚁,那一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