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月 > 医生自由执业,私立医院如何接棒

医生自由执业,私立医院如何接棒

中国医生自由执业一直是个美好的愿景。

有人说,医生自由执业是世界医生管理体制的主流之一;有专家说,医生自由执业是中国医改的必经之路,未来的医院,姓公或姓私并不重要,平台的优劣决定医生流向,公立医院医生的大量离职,或会倒逼自由执业之潮的来临;还有媒体详尽分析,是什么绊住了医生的脚,中国医生为什么就不能自由执业?好,如果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医生自由执业真的就那么好吗,公立医院之外的平台是怎么想的?
   
       近日,我在与美中宜和医疗集团创始人胡澜谈及医生自由执业时,她感慨,与其无止境的探讨,作为私立医院,不如做一些更实际的,比如为医生打造更优秀的执业平台,一个公平、开发、发展、激励的平台,实现医生回归医疗本质的职业发展梦想。

自由执业标杆性人物张强医生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由执业其实不自由,在公立医院说句实话,你检查我对付还是很容易的,但自由执业是混不来的,医疗质量、病人满意度是真实的考核指标,下降了病人就少了,做好了病人就多了,你个人的品牌,是终身跟随你的。“医生自由执业,一定要学会取舍。”

尊重医生,是好平台应该具备的气质

众所周知,著名的“急诊科女超人”于莺刚刚完成自己的自由执业选择。对于自己的新团队她是这样描述的,为什么一拍即合,最打动我的一点就是他们太细了。从4月份沟通到5月份入职,这个过程中不是一个泛泛的沟通,而是把一个事情一点一滴细化到可行,我的真正的短板就是非常细的东西,这个团队给我非常震撼的印象。“我之前准备了大半年时间,想自己办一家诊所,真正做起来你就会发现,有太多的不懂,你会发现管一个水路、管路的改造就涉及到很多内容。我感到,现在单打独斗肯定不行,最好的就是优势整合、资源整合才能把这个事情尽快推动。因为我是有危机感的,如果没有危机感是可以慢慢做的。危机感就是我们现在是一个医疗很波澜壮阔的年代,你知道医疗中有很多桶金可以挖,但是对我来说我的特长是什么?恐怕不是做医疗互联网,真正的理想是踏踏实实做一个平台。”

的确,有的医生就是愿意做医生,有的医生希望能更加优雅的当一个医生。每个医生的诉求不一样,如何给不同类型的医生提供适合他们自由执业的平台。胡澜告诉LIFE健康:“很难讲美中宜和将来有一个什么样的模式,更多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满足医生不同的诉求。另外在满足过程中,一定和美中宜和发展是完全吻合的。”美中宜和一直在发送一个善意的信号,希望更多的人才加入团队,告诉还在体制内的医生,告诉他们体制外也有优秀平的平台,你们可以去看,去思考。

医生的价值体现一直是敏感的问题,但胡澜并不避讳回答。尊重医生是好平台应该具备的气质,她希望医生在美中宜和有几方面的价值体现,一个是市场价值的体现,包括收入;另一方面是他人格价值的体现,就是他获得这样的收入,不用去付出他不愿意付出的人格的代价。“经济价值体现来说,我们感觉现在美中宜和这些方面的付出已经基本接近于欧美医院的比例。这可能是一种健康的体现,因为医院非常核心的是医疗人才,是整个团队,达到欧美的这个程度,而不是药品、耗材占到一个很高的比例。所以我们觉得我们是一个很健康的回归。”

医院管理者,用蓄水池计划

从本土医生中寻找、培养医院管理者,是胡澜多年来实践的结果。在谈及于莺“飞入”美中宜和担任综合门诊中心CEO一事时,胡澜说,国内和国外医院管理非常不一样,单从医院管理水平来说,在发达国家管理水平还是明显高于国内的。所以导致,在美中宜和发展过程中,我们很难在国内能够直接找到符合我们要求的管理人才。我们也一度到海外寻找这样的管理人才,但同样发现,国内和国外医疗体制差异、监管的差异,中国很多特色的东西,也很难让国外一个纯的医院管理者,在国内胜任这样的管理平台。

所以,美中宜和有一个蓄水池计划,专门为培养管理型人才储备力量。胡澜在海外没有寻找到合适的人才后,觉得这是她面临的一个很大的困境,最终她选择走一个自己培养的道路。“我们在选择并且培养这样的管理人才中,一方面,我们感觉对于医疗的理解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医疗背景确实是比较难的,因为在国内,没有真正的这方面专业出来的人员。所以我们选择主要是有从业背景的,作为基础条件。另外,在这个基础上,也要预备我们认为需要具备的一些潜质,他有这样的潜力可以培养出来。包括他的学习能力,对现代管理的认同,包括领导力、执行力,所有这些我们会综合评价。”

自由执业,会取舍还得心态好

美中宜和深圳分院开办之初,当地有传闻,卫生部门对于美中宜和这样高薪挖医生的医院非常紧张。

分析深圳的医疗医疗分布不难发现,首先深圳没有医科大学,公立医院的医生都是从各个地方引进的。胡澜认为,美中宜和深圳团队,对公立医院人力并不构成很大的压力。公立医院未来有一个很重要的定位,公立医院应该承担一个培养医疗人才的社会职能,培养人才往外输送的定位。而不应该把人才扣在他们的体系内。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如果他们的人才流到社会各个方面,根本解决了现在社会资源不平衡的问题,我们现在缺的更多的是好的医生,如果把好的医生都扣在公立医生,这对发展来说都是瓶颈。

大家担心公立医院担心放开了医生都跑了怎么办?胡澜的判断是,即使政策落了地,可能也看不到一个大家想象的那种潮水般涌出来的医生。医院会有各种各样的方式能够阻挡医生出来。“在公立医院,我的晋升、仕途还攥在科主任手里的,医生还是有这样的顾虑的。另外就是心态问题。”

并不是所有的科室和医疗都适合多点执业。比如手术科室,从医疗角度来说多点执业是不安全的,一个手术做完走了,后续很多问题没有保证,对患者来说是不安全的。真正的手术科室,像在美中宜和的产科、儿科,不定的因素很多,医生要随时出现的。分娩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产,医院整体医疗团队24小时要盯在这里,这是兼职医生、多点医生不能提供的。“很多领域内、这种模式,可能跟医疗本质也不相符。还是要你真的至少在一个地方做主要的执业。同时,医生的责任心,现在走穴心态的多点执业,对医生树立责任心来说还是不好的。”█

推荐 0